繁体版 简体版
525TXT > 现代言情 > 你的情深我不配秦薇浅封九辞 > 第2211章 我好怕怕

安烈的车子就停在大马路中间,想要开过去就必须把安烈的车子直接撞开。

秦薇浅听着他那嚣张的口吻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来闹事的,漂亮的眸子扫了一眼四周。

“你胆子倒是挺大的,自己一个人过来?”秦薇浅嘴角缓缓勾起,笑得很好看。

安烈说:“来见你还需要带什么人?”

“那你知不知道,我住的这个地方光是护卫就有几千人?”秦薇浅反问。

安烈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知道又如何?他们都知道我是王室的王子,难不成还能对我动手?”

秦薇浅直接被整笑了:“你还真是自信,我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的底气。”

“你不清楚很正常,王室之前是处处受到江珏掣肘没错,但是现在可能不太一样了。你也看到江珏和封九辞最近越来越忙了吧?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安烈王子询问。

秦薇浅说:“发生什么事了?”

“江珏的公司出事了,他要摊上官司了。”安烈说。

秦薇浅勾起嘴角:“我舅舅一直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你舅舅遵纪守法不代表所有人都遵纪守法,你能保证江珏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好人吗?你敢保证他们就没有一个有问题吗?”安烈询问。

这一句话着实把秦薇浅给问住了。

秦薇浅很清楚,江珏的公司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出事是早晚的事。

只不过这段时间有江珏在奥斯帝国,底下的那些人就算有想法,也不敢轻举妄动。

难道他们忍不住了?

秦薇浅陷入了沉思。她是很相信江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的,因为很多事情都没有发生,江珏就已经能察觉到他们的异样。

想必,这一切江珏都是有准备的。

至于安烈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消息,还跑过来冷嘲热讽,想必也是江珏想要看到的。

深思熟虑之后,秦薇浅说:“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

“你不相信我没关系,很快这件事情就会传遍整个日落城堡。你是知道的,我们王室的人一直都非常关注江珏的事情。”安烈面带微笑。

秦薇浅冷着脸质问:“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吗?”

“这些事情对你来说是无关紧要吗?不会吧,我以为你们一家人感情非常深厚,这次来找你还是专门想要提醒你,小心身边的人,你身边有奸细。”安烈说道。

秦薇浅皱起眉头,周身的气息都变了,她很奇怪,这件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安烈突然跑来提醒自己是什么意思?

“什么奸细?”秦薇浅追问。

安烈说:“西蒙。”

“哼,你少污蔑他,他是我舅舅身边的得力干将,是我舅舅最重要的人之一。我知道了,你们是对付我舅舅不成,就想对付他身边的助手吧?你们好歹毒。”秦薇浅直接破口大骂。

安烈说:“你不去查一查怎么知道西蒙不是奸细?你之前让徐嫣去偷公章不就是怀疑西蒙已经背叛了江珏吗?”

秦薇浅垂下眸帘。

原来安烈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如果秦薇浅承认了,这件事情传到西蒙的耳朵里,他肯定认为是江珏命令秦薇浅这么做的,背地里会做出什么事情,没人清楚。

这个安烈,好恶毒的用心。

秦薇浅弄清楚安烈的目的之后直接骂道:“你这个蠢货,谁告诉你,我偷公章是怀疑西蒙的?你没看到我在开美容院吗?我都已经是公司的小老板了,用钱还得问过别人心里肯定不舒服,我拿走公章是名正言顺,你可不要挑拨离间。”

对于自己已经怀疑西蒙这件事,秦薇浅矢

口否认,不管安烈怎么从自己的口中套话,都没用。

秦薇浅就是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想要钱开美容院,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至于安烈说的这些,秦薇浅根本就不知道,肯定是有心人故意造谣。

“你滚开,我要出门,再挡着我的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秦薇浅生气的说。

安烈嘴角弯了弯:“你还能怎么对我不客气法?难不成你还能找东西砸我?”

秦薇浅还真的就从自己的车上找出一个水杯朝着安烈的脑袋砸过去。

没砸中,水杯还被安烈给接住了。

“你的水?”他好奇地问。

秦薇浅不说话。

安烈打开,喝了一口:“味道挺好的。”

旁边的徐嫣差点吐了,呕的一声趴在窗口上,注视着眼前的安烈,说:“那是我的水杯。”

安烈嘴角狠狠一抽。

徐嫣说:“刚才我还吐了口水进去。”

安烈直接不说话了。

秦薇浅没忍住,在一旁哈哈大笑:“没想到安烈王子竟然有这种癖好,说出去估计会让人笑死。”

“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安烈面色铁青。

徐嫣说:“不好意思安烈王子,我也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癖好,早知道刚才我就不往里面吐口水了,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忽然渴了,要不我给你拿一瓶新的?”

说完她从车后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洗了洗手,扔给安烈:“喏,本小姐的洗手水,给你喝是抬举你了。”

“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的手剁了?”安烈恐吓徐嫣。

徐嫣直接躲在秦薇浅身后:“怎么办,我好怕怕哦,浅浅,他要找人把我的手剁了,我好害怕。”

她的表情十分夸张,嘴里说着是害怕,但是谁看不出来徐嫣这会儿正在给查利翻白眼呢。

安烈心中恼怒,怒喝一声,周围还真的冲出来一群人。

徐嫣脸上嘲讽的笑容瞬间变了色,她连忙挺直了腰板,“浅浅,他凶我。”

秦薇浅勾起嘴角:“安烈少爷,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一会儿被人扔出去,丢的可是你们王室的脸。”

“你还敢对我动手?江珏不在日落城堡里,这里就是我们王室说的算,你对着你的手下喊一声,我倒要看看谁敢应你。这里,是王室的天下,我还会怕了你?”安烈是一点也不把秦薇浅的警告放在心上,言语之中还带着挑衅的意味。

秦薇浅眼中的光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来人。”她的声音清脆,传遍每一个角落。

很快一群人就冲了出来,齐刷刷将安烈包围住。

安烈笑着说:“哟,你们还真是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吗?没看清楚就敢跑上来,不要命了?”

为首的队长走出来,对安烈说:“请你对我们家小姐放尊重一点,否则,我就只能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好大的胆子。”安烈愤怒出声。

队长大手一挥。

古堡内立刻涌出来一群护卫,把安烈团团围住。

安烈虽然嚣张,但是看到这么多人朝着自己包围过来,他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

他没有想到秦薇浅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若是换成别人,是绝对不敢跟自己对着干的。

偏偏眼前的人是秦薇浅!

这个女人,可不会给自己面子。

安烈深吸一口气,对秦薇浅说:“你想过对我动手之后的后果吗?”

秦薇浅直接笑了:“动你还需要承担后果?”

“你动我,就是在打王室的脸。”随着安烈的声音落下,他扫了一眼四周的护卫队,说:“你们在日落城堡做事,就应该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人。若是得罪王室,日后你们也别想在奥斯帝国混。”

秦薇浅说:“真是好笑,你们王室的人还得看着我舅舅的脸色过日子,今天这是哪里来的狗胆竟然还敢蹬鼻子上脸了?”

徐嫣在一旁添油加醋,对护卫队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直接把他抬出去,什么狗屁王室,给你们发工资的人是江少东家,他们王室的所有人加起来,资产也没有江珏的一半,他们自己不饿死也就算了,还能阻碍得了你们跟着江珏升官发财?”

众人一听,看安烈的眼神更加的不友好了。

安烈嘴角抽搐,没想到徐嫣这么会煽风点火,他说:“你们敢动我,就是在跟整个王室的人作对。”

“不动你。”秦薇浅微微一笑:“把安烈王子抬出去。还有,安烈王子的车子坏了,你们帮忙处理一下,当成废铁卖的话应该能值不少钱。”

“遵命,小姐。”

队长带着几个人上去,直接就把安烈的车子给砸了。

安烈难以置信,他没有想到秦薇浅还真的敢动手,侧脸抽搐得十分厉害,他很不高兴,铁青着脸,整个人就快炸毛了。

秦薇浅才不管这家伙有多生气呢。

砸完了车子,就让人把安烈给赶出去。

安烈倒是想要在秦薇浅面前耍威风,毕竟他也在日落城堡内耍威风这么多年了,但这是头一次耍得这么失败的。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最后被古堡外的护卫轰出去。

查利和伊兰听说这件事,纷纷来看热闹。

安烈知道伊兰和江珏的关系,所以伊兰来看热闹也就算了,怎么哪里都有查利的影子?

安烈咬牙切齿地骂了查利一句:“你是阴魂不散吗?怎么哪里都有你?”

查利笑着说:“听说你今天要去找秦薇浅的麻烦,特意过来给你加油助威的,这是怎么回事?被赶出来了?不应该啊,你可是查利王子,怎么会有人把你给轰出来?脑子进水了吧!”

他一脸夸张,那不可相信的口吻好像在说:奇怪了,你也有今天。

安烈怎会看不出来查利这幸灾乐祸的模样,黑着脸,怒火全部都写在脸上。

查利也不管他有多生气。

倒是伊兰警告安烈:“你最好不要再去找秦薇浅的麻烦。江珏有多在乎她,你们不知道,若是让江珏知道你敢去欺负秦薇浅,会跟整个王室的人拼命。”

“呵。”安烈冷冷一笑,理了理自己凌乱的衣服,说:“这些事情还用不着你操心。”

“我是不想你丢了王室的脸。还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够丢人吗?”伊兰询问。

安烈说:“丢人?你被江珏退婚就不丢人?”

“我和江珏是和平分手。”伊兰非常严肃。

安烈嘲讽:“谁不知道是江珏不愿意要你?亏了当初你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有。”

“你说够了没有?”伊兰生气地质问。

安烈说:“丢了王室脸面的人是你。整个王室的人谁不知道江珏是你的未婚妻?谁不知道你日后是要嫁给他的,如今被退婚,怕是再也嫁不出去了。咱们王室留着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公主,传出去还不知道要让人笑话成什么样子。”

啪——

伊兰直接给了安烈一巴掌。

旁边的查利直接拍手叫好。

倒是周围的佣人看到这一切脸色都变了,他们一个个紧张兮兮地朝着这边看过来,却没有一人敢靠近,更不敢多看一眼。

“不会好好说话就滚回去好好反省。”伊兰周身冰冷。

安烈勾起嘴角,笑得邪佞:“好大的脾气。”

“我今天只是好心警告你,这一次,我不追究你的责任,若是再让我知道你趁着江珏不在去找秦薇浅的麻烦,我跟你没完。”伊兰虽然长了一张非

常乖张善良的天使面孔,但不代表她是一个好欺负的人。

江珏的底线,就是她的底线。

安烈找秦薇浅的麻烦,就是找她的麻烦。

伊兰的态度十分强硬。

但,她忘记了自己只是安烈的妹妹。

在王室之中,尊敬长辈是必须的。

就算安烈的母亲已经过世,安烈也依然是嫡长子。

所以,就算伊兰的母亲是佩格王妃,在伊兰率先动手之后,安烈也是可以还手的。

他毫不客气回了伊兰一个巴掌,用一副长辈的口气说道:“你最好搞清楚,我是你哥哥,对我,你也敢动手,信不信我一只手捏死你?”

“安烈,你这个疯子怎么可以打人!”查利气得直接冲上前,拉开两人的距离,还骂道:“你是不是男人?连自己的妹妹都敢打?你要不要脸?是男人就不该动手打女人,你真是个混账。”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滚开,你这个庶子。”安烈大骂。

查利气得浑身颤抖,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提起这件事,偏偏安烈还每一次都往查利的伤口上捅刀子。

查利这会儿是只想往安烈的脸上来两个大嘴巴子,他甚至觉得伊兰刚才那一下太轻了,他就应该狠狠往安烈这王八蛋的脸上来几下。

“我看你嫡出的又怎样?你的母亲生前比不过佩格王妃,死了也比不上,你就算是长子,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没有母亲的人,我就算是庶子又如何?我母亲如今是宠妃,日后说不准,我会比你更受宠。”查利可不相信自己会一辈子被安烈比下去。

安烈也不过是因为母亲死的早,国王可怜他,所以才对他多加照顾。

但是安烈最近连续做的几件事都没有办成,国王对他已经失去了信心。只要继续这么下去,谁敢保证国王就一定还会维护安烈这个小废物?

查利站在伊兰身前,护着她,还对安烈说:“今天的事情我会一字不差的告诉佩格王妃,到时候,你好好想想该怎么解释吧。”

说完,查利转身拉着伊兰就往家里走。

安烈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有些懊恼的看着自己的手,皱着眉头不说话。

他也有点后悔刚才动手了。

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没有退路了。

他只能回去。

秦薇浅也是从门外的护卫听说伊兰被安烈打了一巴掌的事,出去想要维护伊兰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走了。

护卫说:“小姐别担心,伊兰殿下看着没事。”

秦薇浅说:“可知道他们为什么气的争执?”

“应该是伊兰殿下维护小姐,查利王子听不下去,就动手打了她,我其实也看的不太清楚。”护卫低着头,努力回想自己看到的一切。

秦薇浅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遵命。”

一群人退了下去。

徐嫣说:“浅浅,伊兰姐姐瞧着是个不错的人,她一直向着我们,王室的人想必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嗯,自从双方闹掰之后,她的日子一直很不好过。”秦薇浅点点头。

徐嫣说:“我们去看看她吧?”

“不了,她现在应该不想让我们看到,还是去公司吧。”秦薇浅回去开车。

到了公司,西蒙果真跑来秦薇浅这里探口风。

秦薇浅一五一十地将安烈说过的话告诉西蒙。

西蒙听到这些话时面色非常凝重,他一直在观察秦薇浅的神情,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沉声询问:“小姐是相信安烈的话了吗?”

“我若是相信就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了。不过你最近可要小心一点,我今天跟安烈起了冲突,这家伙报复心理极强,说不定会来

找你的麻烦,到时候你可要小心一点应付。”秦薇浅好心叮嘱。

西蒙将这些话都放在心上。

他看秦薇浅的模样,不像是在撒谎,心中也很疑惑,难道秦薇浅对这件事情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

安烈都跑到她跟前提醒了,她也应该长个心眼吧?

想到这里,西蒙就有点看不懂她。

“小姐就真的一点也不怀疑我吗?毕竟最近你安排给我的事情,我都没有做好,若是换成别人早就怀疑我对公司不忠了。”西蒙笑着打趣,完全就是开玩笑的口吻。

秦薇浅笑着说:“你是什么人啊?你可是跟了我舅舅这么多年的元老,没有你帮忙,我舅舅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之前舅舅还说了,要我好好跟着你干,等二三十年后你干不动了,我就接手公司,好好孝敬你们,给你们养老。”

“少东家真的是这么说的吗?”西蒙心头触动。

秦薇浅点头:“是啊,我舅舅就是这么重情重义的一个人,他其实已经把你当成自己的亲人了,所以我也会觉得你也是我的亲人。”

顿了顿,秦薇浅继续说:“我以为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没有那么多顾忌,之前让徐嫣去拿公章的时候也没想这么多,我也只是因为当时太缺钱了,只能拿走公章去给自己批条子拿点钱,您不会生气吧?”

她小心翼翼,完全就是一副做错事的晚辈口吻。

西蒙就算心中不满意,听到秦薇浅这么说,表面上也不敢说什么,装作一副非常大方的模样;“没关系,少东家之前就跟我打过招呼,小姐缺钱了尽管找公司要,没什么大问题。”

秦薇浅微微一笑:“我就知道您不会怪罪我。”

西蒙说:“你是我们家小姐,是少东家的心头肉,我只是一个员工,怎么敢怪罪小姐?”

秦薇浅说:“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是一家人,你就是我的伯伯,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也没法这么快接手公司。你都不知道,公司里好些人都不听我的话,要不是搬出你的名字,他们理都不理我,我也只能狐假虎威,靠你在公司生存。”

“上次那个安琪,好像被我训斥之后挺生气的,我听说她是你的人,我那般欺负她,她不会生气吧?”

西蒙说:“安琪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怎么可能生气?以后你要是有使唤不动的人,尽管找我就是,如果有人不听话,就好好训斥一番,少东家在公司的时候可不像你这么好说话,他们就是欺负你,你可要狠狠的还回去。”

他一边给秦薇浅大道理,一边教秦薇浅做事。

可能是因为秦薇浅那句把他当成家人的话吧,西蒙也不好一直板着脸,撒下手什么也不管秦薇浅,该教的事情,他一样不落地教会秦薇浅,不过他一点也不害怕秦薇浅学会之后取代他的位置,因为他已经给自己想好了出路。

秦薇浅日后就算在公司坐上老板的位置,也驾驭不住公司的高层,她的能力也管不了这么大的公司。

所以西蒙也不打算跟秦薇浅过不去,没意思。

他要的,可不是对付一个小小的秦薇浅,针对秦薇浅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他还没有愚蠢到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之前安琪没少跟西蒙告状,西蒙心里还生气,还觉得秦薇浅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呢,现在看来,是他狭隘了。

秦薇浅虽然嚣张跋扈了点,但比起江珏,她可是好拿捏多了。

江珏太聪明了,寻常人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住江珏。

也就秦薇浅这样的小蠢蛋,好欺负。

他可以安心在秦薇浅的眼皮子底下做他该做的事情了。

江珏一定不会发现。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