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25TXT > 武侠 > 医学模拟器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值班医生:我的世界观出了点问题!(求订阅!)

周成的态度进来后就是毕恭毕敬的,又是一个大男孩样,让毛雨轩内心的气稍微消了些。

虽有心想要看周成出丑,但也还是说:“你就穿这样去吗?好在是换了工作服啊,你有带白大褂么?”

“有!”周成点头,然后就把自己的双肩背包打了开。

虽说把工作服放这里面不太干净卫生,但是特殊时候,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不过周成已经打算再买一个双肩包,一个背白大褂和洗漱用品,一个背日常的衣服。

白大褂,与特殊的服饰一样,不需要特别的颜色,就可以让人变得精神。

高高大大的周成,穿上了白大褂后,自是别有一番风采,而且,腹有诗书气自华,周成的腹中,没有诗书,但是却有一肚子的骨科学问。

这种学问带给人的自信,是假装不来,也是常人难以比拟的。

毛雨轩稍稍失神:“看起来还行啊。”

“你这工作服上有笔印,也是我们医院的。你不会以前就是我们医院的学生吧?”

毛雨轩之所以很生气周成突然降临,除了周成打乱了他总住院安排的计划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根本就不认识周成,觉得周成就是那种找了关系,空降来工作的。

但周成现在拿出来的东西?

如果周成是新入职的,那么肯定是崭新的工作服,周成这看起来就不是新的,应该之前就在医院里待过。

医院里还有自己不认识的人?

那倒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之前从未谋面的话,可能性就不大了。

他是总住院,不是更上级医师,会在各个科室游走,也会看每个月的排班表,会安排下级医生,所以至少应该对名字是熟悉的。

可周成这个名字?

“之前在骨科二病区,跟着林子源教授待过一段时间。”周成如实作答,也希望能够借此稍微拉拢一下关系吧。

毛雨轩闻言,眉头更是一皱,差点把本就不多的眉毛全都皱进了眉沟里去,消失不见。

“林子源教授?”毛雨轩的神色闪了闪,疑惑问:“那你是学运动医学的啊?你现在来我们创伤干嘛?”

林子源,那可是运动医学病区的行政主任,周成跟着他的,那想来应该是搞运动医学的才对啊,那来创伤外科找他麻烦干嘛?

这算是误伤么?

周成就道:“毛老师,咱们要不先去急诊科,然后边走边聊?”

虽然急会诊的电话,只需要在接到会诊通知后十五分钟内赶到就可以,但也没必要这么摸鱼,故意在这里耽搁时间啊。

毛雨轩起身走在了周成的前面,笑了笑:“责任心倒是挺强的。”

现在周成的心态,就和他刚上总住院的那时候差不多,总是想着把所有的一切都搞好。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心态,那就是还没有遭受过‘社会’的毒打。

‘社会’的毒打,就是打到你不会‘社’。

但随着日常的事情变多,病人、家属、急会诊、科室里的下级医生、上级医师等摧残,现在毛雨轩的心态就变成了。

总住院阶段,别想其他的了,就只要活着就好了。

好好吃饭,努力睡觉。

八字真言。

周成跟在了毛雨轩身后,随意一笑说:“毛老师,我去林子源教授那里,只是学习,我自己还是创伤外科出身的。”

讲什么出身,一般是说你最初是开始学什么的,或者你的带教老师是哪个行业。

蔡东凡是搞创伤外科的,周成一开始在的科室也是创伤外科,说他是创伤出身,可以说得过去。

但是其实出身又有科班的意思,周成说什么出身,都不算错。

毕竟都擅长。

毛雨轩只以为周成是想拉拢一下关系,但也不好戳破,而且,相处了几分钟,毛雨轩的内心,还是实在提不起和一个小孩子生气和竞争的心思。

周成才多大,二十五六岁,二十六七岁,在毛雨轩看起来,连毛都没长齐。

这个年纪,如果在读书的话,天赋好的还算能看,天赋不好的。

不过周成应该算是天赋比较好的那一类,但也就是丁点这样了,这样的年纪。

打小孩打过了有啥意思啊,没打过,还丢人。

毛雨轩从来不喜欢打小孩,倒是蛮喜欢以小孩的身份去打大人,就是不怎么打得过,但也不丢人,还能学到很多本领。

更加重要的是,别人还觉得他的胆子比较大。

“嗯,那等会儿那个骨折让你来打发。”毛雨轩说。

周成说了声谢谢,两个人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毕竟也是初次见面,而且一开始毛雨轩对周成这个人的设定就是敌人,虽然因为他的年纪没再生起反感,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小孩,影响了自己的前途和晋升路线,影响到了自己的总住院生涯的长短,那就是可恶的人。

小孩也是可恶的小孩。

很快!

两个人就到了急诊科。

这是周成第一次到魔都九院的急诊科,而到了之后,给周成的第一反应,就是很大。

空间很大,床位很多,人很多,分科很细。

与之前八医院那个急诊科比起来,这里简直就可以当成一个多学科mdt了。

周成一边走着,一边好奇地看着两边的各个急诊专科科室——急诊神经外科,急诊血管外科、急诊心内科、急诊胸外科、急诊……

内外科的专科,都有相应的急诊科室。

毛雨轩似乎是能看到周成脸上的疑惑似的:“医院里也在规划建立急诊骨科,把急诊打造成一个综合性很强的创伤中心与急诊中心。”

“尽量做到,急会诊不出科室。”

周成有些愕然地问:“毛老师您的意思是,在急诊科建立所有专科的急诊,派驻专科的医生过来,协助所有病人的诊治?”

急会诊不出科室,那就代表医院里要多分出很多医疗资源来主攻急诊这一块。

“是。”

“只是我们骨科,要建立急诊创伤中心的难度,比较高,所以暂时还在规划之中。如果一旦建成的话,以后我们上面的病房,就再也没有急诊病人了。”

“到那时候,我们总住院,就更加辛苦了,就是来创伤中心值班,而不是在病房里值班了。”毛雨轩苦涩地说着。

然后给周成指路:“这边!”

两个人进到了急诊外科的诊室,刚一进门,就有一个白大褂站了起来,然后问:“你好像是骨科的吧?”

魔都九院的人太多,坐急诊外科门诊的一般都不是年轻医生,都是中级以上即将晋升的主治或者副教授,而毛雨轩只是总住院,新进医院不久。

眼熟,但未必认识。

“是的,朱老师。”毛雨轩当着本院老前辈的面,可不敢耍大牌和耍脾气,该顶的还是要顶。

“你可算是来了,这里有个非常难缠的病人。我给他们解释清楚了,没床位,他们目前的治疗,不属于紧急手术处理的范畴。”

“但病人不理解,还是要你们去处理一下,现在病人在急诊外科的调解室,护士长亲自出面,在稳定病人与家属的情绪。”叫朱老师的人,摆了摆头。

很是心累。

毛雨轩赶紧说:“辛苦您了,朱老师,我马上就去看。谢谢啊,辛苦来了。”

毛雨轩,是创伤外科的总住院,与其他几个总住院轮流值班,在住院医师的眼里,他们就是祖宗,因为住院医师和专业型研究生的值班表,是他们排的。

但是,在这些上级医师的眼中,总住院医师就是‘奴隶’,不管出了什么事,来了什么病人,都找总住院,而且还都只找总住院。

在往调解室走的过程中,毛雨轩心情忽然有些凝重。

然后在周成即将推开门的时候,毛雨轩拉住了周成,短眉往眉心中间蹙起:“周成,你可以单独处理吧?不会出问题吧?”

“这个病人,很难处理的。”

周成笑了笑,说:“没事的,毛老师。”

“对了,毛老师,总住院医师的话,是拥有常规的诊治权限的吧?”

周成先提前问清楚,如果在九院里,普通的i、ii级手术,都需要特殊授权的话,那么他就要做另外的处理了。

“你现在是总住院,自己单独可以决定i/ii级手术操作的权利。但是一些难度比较高的ii级手术,还是要问上面要权限的。”

“你要做什么?”

“这个病人没出血,没急诊手术做啊?”毛雨轩的眉头跳动起来,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是,毛雨轩还是不敢相信,周成会把这个病人送去手术室做手术。

于骨折而言,只要不是开放性骨折,没有血管神经的损伤,一律都是择期手术治疗。

周成就进到了调解室里去,上去之后,就先自报了身份:“您好,我是骨科的医生,请问您就是之前不小心……”

周成非常有经验,之前他在八医院的时候就做过总住院,也遇到过很多个骨折病人。

所以,他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的病人打招呼。

就算魔都和沙市的病人,存在着地域性的差异,但应该病人的心理都是大同小异。

病人闻言,马上就站了起来,开始骂骂咧咧:“你们搞什么嘞,我在这里都待了快半个小时了你们晓得嘛。”

“欸,哪里有你们这么当医生的啊?”

“人都不过来看,直接打电话告诉我要我去其他医院欸……”

周成耐心地听完了病人吐槽一两句后,才主动打断:“阿姨,我们不是赶你去其他医院哦,是提前告知你我们医院的情况。”

“现在病房里的所有床位都满了,我们是医生,不能把人赶走的呀。”

“那我们肯定要告诉您这个情况啊,总不能,等到你都决定要住院,所有的检查等等所有的程序都走完后,我再告诉你,我们这里没床位,您住不了院。”

“那您多冤枉?您觉得我有道理么?”

说实话,这种话,周成说的次数很少,之前在八医院的时候,病人都住不满,病源远远不够,哪里会出现没床位的情况,就少数几次。

病人听到周成这些话,仍然道:“那你们这么大个医院,不能做个安排的嘛?”

“你瞅瞅,你瞅瞅,这么大个医院,职工都是有好几千人的啦。”

“哎唷、哎唷、哎唷。”或许是因为情绪激动,她牵动了骨折的地方,开始呻吟起来。

周成则忙说:“阿姨,您别着急啊,气到了伤到的身子是自己的,这样好不好,之前我也都没看过您的情况,我们先看看病情如何。”

“然后再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后面的处理分析。”

“我们就面当面的看下病,之前我也只是在电话里听说了您的情况。虽然现在时代发展很快,但是还没有发展到网络治病这种科技程度,您觉得呢?”

病人只顾着自己的痛手去了,周成则借机看了一下拍出来的平片。

毛雨轩也是伸长了脖子,然后看到了平片的结果后,眉头稍稍一皱。

尺桡骨双骨折,而且还有碎骨块,不太好处理啊。

这属于是手法复位适应征和手术复位适应征的中界限,在指南上,这样的情况,应该进行处理的模式就是——

手法复位后,转手术复位。

可有点难度的就是,手法复位失败了,科室里没床位啊。

而按照毛雨轩自己的经验,这的病人,手法复位的成功率,差不多只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几率,如果是一些小医院,可能就直接按照手术适应征来处理了。

“阿姨,您这样的情况,有两种处理方式……”毛雨轩还在沉思的时候,周成已经和病人开始沟通起来。

可当毛雨轩听到,周成说病人可以尝试一下手法复位的时候,毛雨轩的眉头狠狠一跳。

正要开口,可周成却瞪了他一眼,这个警告的眼神,让毛雨轩一下子都吓到了。

那是警告毛雨轩要懂规矩的眼神,不要随意僭越。

这样的眼神,一般都只出现在组里面的黄老师那里,黄老师,则是组里面的副教授。杜哥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十分友好和随和。

md?

毛雨轩稍微有点毛骨悚然,把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

你爱咋咋的!

很快,周成就和那阿姨谈妥了。

然后周成还去打印了知情同意书,并且给阿姨开了医嘱,只是,似乎这边的医嘱,与周成之前在八医院里的医嘱不一样。

所以请教了毛雨轩,才把手法复位给开出来,让阿姨扫码缴费之后。

周成就准备了起来。

周成在要上手准备操作的时候,毛雨轩又要说话,可又被周成用眼神给顶了回来,然后毛雨轩就彻底放弃了挣扎,一路全程装死,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反正打电话来的是曾老,反正周成现在是‘总住院’,担责任的是周成。

再不济后面还有个曾老,至于周成死不死,与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已经是尽到了相应的责任。

做完复位,打了石膏之后,周成就才又对那疼得快哭了的阿姨说:“阿姨,就疼这么一下下,欸,现在打了石膏之后啊,就不会那么痛了。”

“我不骗你对不对,手法复位的时候,是有那么一点疼痛的。其实完全不痛也能做得到,我操作前给你讲了啦。”

“如果你要无痛,咱们就下手术室,打一个神经阻滞麻醉,您也觉得麻烦。而且,我之前也没骗你,疼痛的感觉有,但很有限对不对。”

“如果我提前没给你讲疼痛,讲完全不痛,这才是骗你的。”

周成解释,同时给阿姨展现了自己完全把疾病和所有过程都在掌控和拿捏之中,这会让病人有一种信任感,如果你是医生,总是去问病人,怎么办,该做什么。

那她才会很慌。

选择虽然要病人自己选,但是利弊,得医生来说,怎么说,什么度,能不能说清楚,做得清楚。

治疗的过程与术前交流的时候一个样,这才是让病人安心和放心的源泉。

这阿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吸了一口气,才说:“小医生呐,我老公都还没来,你就把我这治好了呀。”

“这骨折也太痛了……”

周成:“……”

毛雨轩:“……”

这都啥跟啥啊?

很快,阿姨就被打发去做x线平片复查了。

骨折的治疗,不管是在所有地方,都是一样的,原则上就是,要在做完了处理之后,做一个复查,来评估治疗的效果合不合格。

毛雨轩这才走上前来,碰了周成一下:“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周成回头,奇怪地看了毛雨轩一眼,点了点头:“知道啊,毛老师,我不是问了你么?”

周成觉得很奇怪,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替代你的总住院,与你客气,那是希望大家很好相处。我现在的授权和定位,与你是一样的。

骨折的手法复位术,是i类操作,我自己还不能决定了?

“你哪里问我了?”毛雨轩短眉再次一跳一跳。

“毛老师,您说了,总住院拥有常规的诊治权啊。这个病例,属于尺桡骨双骨折,多选闭合复位加石膏外固定术处理啊。”周成故意地把病情隐瞒了。

因为其实严格来讲,这个病人骨折属于多段骨折,也属于粉碎性骨折的一类,不在严格的闭合复位行列里。

但是,周成觉得没什么。

毛雨轩看着周成说得理所当然,眼睛瞪得更大:“小周,你到底看明白片子了没有?”

“尺桡骨双骨折的治疗是多选闭合复位加石膏外固定术,但是,也要分型和分具体情况的。手术适应征的情况就是……”

毛雨轩是很扎实而且踏实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做到九院创伤外科总住院的位置。

把常规的适应征背下来,并且灵活应用,这是基本操作。

周成就笑了笑道:“毛老师,是的,我知道,但也可以试一试嘛,毕竟手法复位失败,才是手术适应征啊。”

毛雨轩听了周成的话,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从周成的身上感知到,周成是有心想要病人做手术的。

周成绝对是从一开始,就奔着手法复位来的。

“你?!”

毛雨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周,咱们当临床医生的时候,稳健一点,其实比焦躁和急于卖弄更好一些。”

“我知道您现在的心情,很希望获得我的认可,也很想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很强。”

“你甚至感觉到了,我对你隐隐的敌意。”

“但是,我们是医生,我们就要客观一点。”

“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如此冒失地做出这么一个破格的决定的话,那我可以对你道歉。”

“医学不是一门赌气的学科。”

医学当然不是一门赌气的学科,只是毛雨轩如此坦白,倒是让周成觉得,这个眉毛很短的毛老师,其实也不是那么目光短浅嘛。

而且还颇为大度。

这让周成又高看了毛雨轩一眼:“毛老师,这些话,不妨等到等会儿看了患者的复查平片后再说?”

复查?

这能有什么好看的?

毛雨轩又不是没有做过骨折的手法复位,而且,在刚上总住院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能够操作的手术非常有限后,还单独地钻研了一段时间。

只是,此刻的毛雨轩思维是这样的。

当那个阿姨,在她老公非常‘呵护’地搂着,往这边再走来时,周成就很快地刷新了电脑上的阅片后台。

如今大型的三甲医院,阅片系统都是连通的,所以可能报告还没出,但是只要检查做完,这边就能够看到检查结果了。

周成大概扫了几下,就把位置让了出来。

“毛老师,您来评估一下这术后的平片?”周成发出了正式的邀请。

毛雨轩本来还无所谓,可眼神往平片上一扫之后,顿时目光就瞪直了,童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扩充着……

然后往凳子上坐了去,右手拿着鼠标,缓慢地上下拖动着平片,还特意地放大缩小着,看着其中的细节。

阿姨和非常爱她的老公则是仰起头,也看不懂,就问周成:“那个,医生啊,我老婆这个骨折,情况怎么样?”

“病历本呢?就是我之前写的那个病历本。”周成没回话,而是问。

病人和阿姨就赶紧把急诊病历本拿了来,周成继续在上面写着回去后的注意事项。

“有几个要注意的地方,第一,不能受伤,要注意防护。”

“第二,要记得来复查,两周,一月、两月之后,都要来门诊复查。”

“第三……”

周成一边写,一边交待,阿姨和叔叔都听明白之后,两人就转头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阿姨还有些嗔怪地问:“怎么这么晚才到医院啊,我都快痛死了啦。”

“我要请假,然后都没等老板同意就赶来了,堵车,你晓得得啦。”

“现在手不痛了吧?”男人格外呵护。

“现在好多了。”

“这样不会影响到你工作吧,哎唷,之前这里的医生说我要做手术,而且还住不了院,把我吓死了。”

……

周成听着两人的对话,只觉得有点好笑。

怎么说呢,阿姨,是有点作,但也还好,不算不讲情理。

叔叔的,对老婆有点溺爱,但也算个好男人了吧。

两个人都走了很远一段距离之后,毛雨轩这边才看完了术后复查的平片,然后看向周成的眼神就不对味了。

毛雨轩是识货的:“小周,你是不是在开始动手之前,就已经考虑到过这个结果了?”

毛雨轩虽然生气,但人不傻。

周成是空降而来的,给他说情的人是曾老,是科室里的院士。

所以,要么周成是关系很硬,要么就是周成的能力很强。

科室里,并不是没有那种能力特别强的天才存在,只是,这些天才的成长路线,貌似不怎么顺风顺水。

“还好吧,也不能说百分百有把握,毛老师,您觉得呢?”

“咱们要尊重客观事实,尊重数据。”周成无形中装了一个逼,觉得心里开心。

真舒坦,在魔都九院是真的舒坦。

不用藏着掖着,更不用去花费时间解释那么多,别人能够看懂我在做什么,也会把人往更高的地方猜测,就完全不用他费心思去解释自己的优秀了。

只要负责优秀就好了。

因为其实把他周成摘走的话,毛雨轩等人同样优秀。

毛雨轩点了点头,道:“你如果说一个准确的数字出来,我反而觉得你更像是吹牛。但现在,我是相信你是真的提前有心理准备的。”

“不稳定骨折,多段骨折,竟然也能够通过手法复位达到这样的状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真的不敢相信。”

“逆手术指征和手术适应征……”

“小周,你以前是在我们医院吗?”毛雨轩与周成并行,问出来的问题,语气已经变得非常随和了。

周成做的事情,以微知着!

周成的实力,是母庸置疑的。

只是,这样的人,还在自己的医院里混过,自己还不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失职了啊。

说起来,他好歹也是这一届里面,相对最为优秀的那几个了啊。

周成也不继续和毛雨轩绕弯子,其实周成也没想绕过弯子,只是之前一直都没机会而已。

就完全把自己的来历解释了一遍。

只是,当听到是罗云介绍的之后,毛雨轩就如同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样:“你是罗云那个变态开掘出来的?那就难怪了。”

“现在罗云也回来了,还把你带回来了。”

“这一届的博士和硕士惨了。”

“还好我早就毕业了,不然的话?”

可说着说着,毛雨轩又愣住了。

不对啊?

他喵的,自己都不是学生了,已经开始工作了,怎么自己还会遭殃了?

“不对啊?我都工作了啊,罗云现在才入学读博士,你怎么?”毛雨轩就觉得很我凎。

毛雨轩以前和罗云是一个时代的,但是,他是学术型研究生和博士,罗云是专业型的,所以殃及池鱼还好。

但现在,周成以研究生的身份,把他这个总住院都给打了,这都是什么逻辑吗?

我是总住院啊,你这直接空降把我挤走了。

周成就说:“那个,毛老师,其实,我后面还没说完,我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事情,所以没能有缘分到曾老的门下求学。”

“现在算是一个自由求学人,在曾老的安排下,来临床锻炼一下自己的能力这样子。”

毛雨轩有点儿想蹲到角落里面面壁思过和画圈圈。

这叫人话?

自由求学人来锻炼能力,就直接把科室里的总住院给打了。

不过,毛雨轩还是更加好奇地是:“周成,你对骨折做手法复位,是仅仅只局限于前臂双骨折,还是其他骨折也能够操作一下?”

“是根据什么理论呢?肌肉的解剖走形?还是骨的解剖结构?”

毛雨轩自然不是那么好湖弄的,问的问题,也直接往点子上问。

只是,在这么问的时候,毛雨轩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很明显,周成的这个手法复位,很有点东西。

周成没有必要教他。

周成就说:“这个,怎么说呢,都不太准确吧。应该除了部分复杂的关节内骨折,其实我觉得都可以做一做。”

“但也只能局限于自己去做了,真要推广的话,阻力会很大。”

这是实话,骨折的单纯手法复位,没太多经济效益,愿意学的人不会很多,除非一些真正愿意做学术的人。

而且,器械公司,也不会让这种骨折的手法复位,这么顺利地开展!

“我们……”

大概三个小时之后。

周成又当着毛雨轩的面,施展了一次骨折的手法复位之后。

这神奇的一幕,是真的把毛雨轩看得呆了!

这获得感,这成就感,简直很快就能爆表啊。

“毛老师,这回看清楚了些吗?”

“嗯,差不多,但是我觉得还是有一些细节,很难把控,就比如说,你刚刚在进行胫骨骨折手法复位的时候,你是怎么处理股四头肌的牵拉的?”

“还有,胫前肌群和胫后肌群的起止点都有不同,你是怎么卸掉不同方向的力量呢?”毛雨轩,很快就化作了一个求学者。

好像是一语成谶一样,在周成进科室里的时候,他为了内涵周成,就喊了周成周老师。

恐怕他也没想到,他真的有诚心叫周成周老师的时候。

不过,如果真的能够把周成的这套骨折的手法复位学习到的话,以后在做骨折的手术的时候,肯定会事半功倍。

毛雨轩不傻。

即便是,这套手法复位,不能应用到骨折的全部治疗,但也可以应用到部分治疗里面去啊。一些复杂的骨折,或者是简单的骨折,但是在手术适应征里面。

复位做得好,手术的时间会缩短多少?

周成拿出来了自己的电脑,然后与毛雨轩打开着一个解剖图谱,周成就这么一块肌肉一块肌肉地分析着。

旁边,毛雨轩则是非常认真地听着,非常认真,好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

“毛毛,吃宵夜去吗?”

“你在搞什么鸡毛?”

总住院‘值班室’的门被踹开后,走进来了一个大大咧咧的人。

可进门后,这人才发现,此刻的毛雨轩坐在了侧位,而坐在正位上的人,则是在打开着ppt,好像是在说课一样的。

隔着凳子的靠椅,然后只露出了后脑勺。

“卧槽!~”

曹临吓得双脚一软。

“对不起,薛老师。”曹临以为是薛教授在给毛雨轩开小灶,被他撞到之后,还说对方在搞什么鸡毛。

赶紧点头哈腰的道歉。

只是,曹临是实在想不到,为何薛教授会和毛雨轩到这个旮旯,难道是他们的教授办公室,不香吗?

毛雨轩则赶紧站起来说:“过来,曹临,你过来。”

“啊?”

“过来,找你有点事。”毛雨轩觉得总是偷偷摸摸的,也不是这么一回事。

然后周成就停了下来,让毛雨轩和曹临两个人进行沟通。

差不多交涉了有十几分钟之后。

曹临见毛雨轩说得认真,就半信半疑:“毛毛,我觉得,咱们可以点一点宵夜来科室里吃,毕竟晚上值班也挺累的。”

“我们去看看,看要点些什么。”说着就把毛雨轩拉走了。

到了楼梯走廊。

“你不回去啦?”毛雨轩问曹临。

“不是,毛毛,你什么情况?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是这个周成,乱七八糟的,突然降临打乱了你的总住院计划啊。欸,毛毛,讲真的,如果你不是我表妹夫,我鸟都懒得鸟你。”

“怎么可能来救你?”

曹临虽然听余秋化说被下了总住院的人不是他曹临,而是毛雨轩,但他仍然是来救毛雨轩了,就是怕毛雨轩和新来的人相处尴尬。

但现在看起来,貌似毛雨轩还有点入戏太深了。

“哥,我这有好骗你的吗?而且我毛雨轩这么好被骗?”

“我给你讲啊,哥。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哥,我肯定不会给你说这么多的。”

“你如果相信我,就听我的,在这里多待一个晚上,亲自看看这个周成的实力。”

说到这,毛雨轩又盘算道:“哥,咱们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是在升副高之前,咱们肯定不会碰到。到时候可以各凭本事。”

“但现在,我们还有总住院的考核,还有中级职称的考试。别的不说,就这一手,如果学到了在以后的考试过程中,绝对没人能够拦得住。”

“手法复位,我们是有基础的。”

“而且,这是我亲眼所见,难道你觉得我这么好骗吗?”毛雨轩实话实说。

毛雨轩与曹临是实打实的同学,以前也是好朋友,一次接曹临表妹读书的过程之后,毛雨轩就成了曹临的妹夫了,不过曹临也有撮合的意思。

毛雨轩是煞笔这个论点,肯定是不成立的。

毛雨轩既然说自己是亲眼所见,那?

“你是叫周成什么来着?”

“小周老师。小周,或者周成,都有叫。”

……

凌晨。

三点。

周成已经是睡着了。

但是,毛雨轩和曹临两个人,却如同两头牲口一样的,睡不着觉,在那里看着周成发给他们的ppt,一直在做着标记,画着笔记。

特别是曹临,今天明明不用值班,却还是从家里把自己的笔记本搬来了,然后开始学习手法复位的理论知识,根据理论,才能指导实践。

其实在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曹临还是不敢相信周成的实际操作,所以在周成吹逼后,私下里打了一个电话让120专门拖来了一个骨折的病人!

当着曹临的面,周成把他一顿操作勐如虎地当场在急诊科送回家后。

曹临就相信了。

而且是马上就开车回家,把自己的笔记本也带来了科室里,请求毛雨轩给他传了一份资料。

中的毒,比毛雨轩还要深……

凌晨四点半。

熟睡中的周成被叫醒了,叫他的人是曹临。

“小周老师,小周老师,赶快醒一下。”

“什么事儿?”

“你们都不睡觉的么?”周成揉了揉眼睛。

周成看着值班室里,值班医生被吵醒了,此刻眼神和人都发麻着,似乎是搞不清楚具体情况似的。

曹临的眼神闪躲,语气不太自在:“小周老师。”

“我和毛毛打算去练习骨折手法复位的,但是复位了一次,没成功。”

“我们不敢复位第二次了。”

“毛毛在稳住病人的情绪,我就来喊你了。”

“辛苦一下你了,小周老师。”

周成听了,鼻孔里的气倒灌进了胸腔。

你们以为你们是我啊,学一天不到,就敢去在病人的身上开始搞手法复位?

你们的胆子是真的很大。

可心里的吐槽归吐槽,曹临这祈求的眼神,也是让周成遭不住,更不好发脾气。

一下掀起被子,就直接从上铺快速跃下,穿上鞋子就匆匆地赶向了急诊科。

留下值班医生石化。

“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他们两个疯了?”

“曹临老师喊那个年轻人老师?”

“遇到了事情,不给余秋化教授打电话,也不给薛教授打电话,喊他去帮忙?”值班?

?生的眼神迷茫着、散乱着,有点不知所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