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25TXT > 都市 > 被催婚!我的假女友是高冷总裁 > 一百六十七 不顾一切的奔向他

他把照片捏在手里仔细看了看,上面还有水印,是沉郁夕有一次不小心把水扣在上面了。

看起来像是被看了很多遍。

翻开第一页,还有念书时候的证件照。

那会儿的自己看起来很是青涩的,寸头,有些稚嫩,没有胡子,一副还没有长开的样子。

还有高中时候同学们一起拍的毕业合影。

因为个头比较高的缘故,他站在最后一排,笑的挺灿烂的。

后面就都是一些纸质资料了。

居然都是一些自己上学时候的,还有一些日常,比如。

4月26日,在图书馆看了一整天的书,有雨。

8月23号拿到录取通知书。

9月一日大学开学。

9月28日军训汇演,还有一张当时的彩叶,他站在第一个还举着写有班级名称的牌子。

十一月,参加了学校辩论赛,拿了第一,一张自己举着奖杯的彩页。

这些照片都是自己没有的。

现在看来,还有一种珍贵的感觉。

十二月21日,买了机票去了川渝都。

诸如此类的消息还有很多。

都没具体的情节,也不涉及什么太深的隐私,就只有个标题,也就是说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像是一份会议记录似的。

大概是年代太久,也是找人打听来的,东拼西凑的一些皮毛而已。

翻到最后还有一个快递的封皮,寄件人是听雨。

日期是12月25日。

林远微微皱眉,陷入了思考。

忍不住细细回想,十二月25日,那个时候的自己和吴牧在网上的战争搞得很厉害。

后来,听雨还发了微博帮自己站队。

就连内容他都还记的清清楚楚呢。

当时他还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不认识听雨,为什么她会乐意管自己的闲事。

现在他突然明白了,听雨应该和沉郁夕是好朋友。

就从这个邮件封面就可以看出来。

所以说,听雨帮自己站队,完全是看在沉郁夕的面子上方。

只是......至于这份资料。

他心情有些复杂。

其实,从一开始,其实林远就想过,沉郁夕找自己假扮男友,她怎么就这么放心呢?

难道不调查一下自己,就这么草率的让自己给她假扮男友吗?

现在,看着自己面前这一份档桉,怎么说呢。

也算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内吧。

毕竟人家一个大总裁,自己一个毕业实习生,地位相差确实是有些悬殊了,调查一下自己,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重活过一次的他很多事情其实看的都特别透彻。

现在社会上骗子这么多,大概是怕自己也受骗吧,想保护自己,他挺能理解的。

生气的话,其实也不至于,只是觉得,有点儿震惊。

震惊的是这几张照片。

他还真没有了,就比如学生时期的证件照和生日那天在公园和那个姐姐一起拍的照片。还有获奖的那几张。

说实话,他挺感谢这个调查自己的人的,至少能让他重新获得这几张照片。

林远拿出手机,把这几张照片拍了下来。

然后发了个朋友圈儿,记录一下自己的成长历程。

发完就起身出了书房。

这会儿已经一点半了,林远倒是也没着急睡觉,而是先去厨房泡了一把黄豆,准备明天早上打豆浆用,将黄豆泡好,这才回到卧室准备休息。

沉郁夕已经睡熟了,林远没开灯,悄悄的走了进来,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她睡得很熟,精致的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密密的睫毛垂着,长发肆意散落着。

看起来很是乖巧。

林远给她盖好了被子,又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

这才枕着自己的胳膊,闭上了眼睛。、

斗转星移,日月轮换。

转眼又是新的一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林远就缓缓睁开了眼睛,扭头看看旁边的沉郁夕,依旧在睡梦里。

大概是回到自己的床上,所以睡得格外踏实,粉都都的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似的。

林远没忍心打扰她,悄悄的起来去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收拾好,这才去了厨房,准备将昨晚泡好的黄豆打成豆浆。

引月起来的比林远还早,他到厨房的时候,她不光把豆浆打好了,还煎了鸡蛋,锅里还煮着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

看见林远起来了,引月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起来啦?早点已经做好了,我这就给你盛。”

林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沉郁夕的屋子。

她还在睡觉呢。

“那我去喊小夕起来。”林远说完就转身要去喊沉郁夕。

丈母娘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让她睡着吧,她这个脚啊,不去上班才好,这是专门给你做的。”

上了年纪的人有个通病,就是早上睡不着,起的特别早。

引月也一样,就想着起来给林远做个早点,好让他吃了去上班。

人家孩子对自己好,咱当长辈的更是得拿出自己的真心来,不能寒了孩子的心。

老话说的好,母慈子孝,先有的母慈,才能有子孝。

这一点,引月是深有体会。

“哦”林远答应着,“那我来盛。”

他说着就要去帮忙。

“不用,不用,你坐着就行。”引月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汤勺,在还冒着热气的锅里给盛了两碗皮蛋瘦肉粥端了过来放在餐桌上。

又将其中的一碗放在林远面前,自己这才坐了下来,两个人一起吃着早饭。

林远也没客气,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皮蛋瘦肉粥。

味道很香醇,估计得熬了至少一个小时了。

他笑眯眯的点点头,“阿姨,您这粥做的可真好吃。”

得到了女婿的认可,引月也开心的不得了,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是吧,你要是喜欢,以后阿姨经常给你做。”

难的林远喜欢吃,当丈母娘的自然乐意给他做。

她自己也吃了一口,这才若有所思道:“阿远啊,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以后小夕就交给你了。”

她本来是过来照顾女儿的,但是看见女婿对女儿这么好,自己也就放心了。

而且她觉得总是在这儿的话,林远和沉郁夕肯定多少不太方便。

毕竟两个人正是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自己在他们肯定多多少少都是放不开的。

引月是过来人了,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拎得清的。

年轻人过日子,老人不要掺和。

等老沉下午过来了,晚上一家人一起吃个饭明天他们也就一起回去了。

听见丈母娘这么说,林远有些诧异,他抬头看她,“您不多待两天吗,好不容易来一次。”

“不了不了,有你在,阿姨放心的很。”

她说完给林远夹了一个煎鸡蛋,“来吃个鸡蛋。”

......

吃了早点,林远就开着自己的小奥迪去了公司。

依旧是八点钟到,比上班时间早了一个小时。

耗子也被林远培养的习惯了早到,到了办公室第一件事儿就是做清洁。

才擦完桌子林远就来了,他看设计图,他就默默的在旁边看一些公司文件,规章制度之类的。

大概是被司卿卿感染了,现在耗子的工作态度特别认真,已经彻底不惦记在当游戏主播的事儿了。

想着好好上班,好好攒钱,好好买房,好好结婚。

八点半,准时打开电脑开始第三轮的比赛,耗子生怕打扰了林远,给他倒了杯咖啡后,就一声不吭,拿着文件,去打印室复印去了。

这一期的主题是田园风,户型贴在网站上。

九十平米的屋子,大众户型,很好设计。

林远点开软件,开始作图。

林远有个毛病,就是作图的时候特别认真,别看平时笑眯眯的,话也多,但是只要屁股一沾凳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股认真劲儿,就跟高考似的。

这边,沉郁夕在难得的懒觉之后,精神状态特别好,大姐姐微微睁开眼睛,四下张望了一番,见林远不在,第一反应就是拿起床头的手机给他发消息。

沉郁夕:你去上班了吗?

发完消息,这才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然后也不急着起床,赖在床上等他的回复。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现在已经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睁眼看不见,都觉得是一种遗憾。

平均三分钟想他一次,一次就是半小时。

人在注意力高度及重的时候,有时候会听见不见手机的声音,这属于正常显现,林远也是这样。

他现在正在比赛,再加上手机本来就是震动。

自然就没听到。

沉郁夕足足等了一分钟之久发现他还没有回复自己,心情莫名的有些焦虑,于是那条白皙漂亮的美腿,变从被窝里深了出来,搭在了厚厚的杯子上。

胳膊也探出了被窝,翻了个身,在一次点开了林远的头像。

这次细心的她就发现有些不一样了。

主要是他游侠下面的朋友圈那一条,居然显示了一条更新状态。

点进去一看,是四张照片,这两张都是自己见过的,一张是他上学时候的证件照,另外一张是小时候的他和她,还有两张全部都是获奖时候的照片。

她呼吸一滞,一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更着整个心脏都轻轻抽了一下。

大姐姐眯了眯眼,为什么单单是这四张?

难道是.....听雨给自己寄来的那份资料?

想到这,沉郁夕只觉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她勐吸一口气,下意识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往书房跑。

大概是太紧张的缘故,大姐姐甚至连鞋子都忘了穿,就那么赤着脚,一瘸一拐的往书房里跑,整个心像是已经飘了出去,没了魂儿似的。

书房还是那个书房,又明媚的阳光穿过窗户落了进来,只是桌子上放着一摞整齐的资料。

她急忙过去看,正是听雨给自己寄来的那一份!

大姐姐微微皱眉。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放在柜子里的。

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是有人动过了。

疑惑变成了肯定。

她脸色是从未有过的慌乱,就连额角都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密的汗珠。

整个人靠在写字台上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绝望。

难怪他不回消息呢。

一定是生气了。

如果有人这样调查自己的话,沉郁夕觉得,她大概率会砸了他家的房子。

推己及人,可想而知,林远此时有多愤怒。

越想心里越是慌张。

就连脸色也变得有些发白。

他会不会不原谅自己?

她真的,真的没想过要调查他呀!

不行,她要去找他,一定要给他解释清楚!

想着,大姐姐掉头就朝着客厅跑。

这会儿引月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被女儿的脚步声吓了一跳,看清了她的动作,整张脸几乎垮了下来,就连手里的书都丢到了一边,“祖宗啊,你脚还没好,不能这么跑!

!”

她说完,几乎是一瞬间站了起来要去扶沉郁夕。

“妈我没事儿!”话音才落,人就已经到了鞋柜旁边。

摸到车钥匙,拉开门就往外跑。

引月从来没见过她这幅样子,像是丢了魂儿似的。

急忙追她,“鞋,鞋,你把鞋穿上!

!”

这脚还伤着呢,大冬天的,不穿鞋也不穿衣服,真是疯了!

沉郁夕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林远。

根本就听不见任何声音。

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跟着熟练地发动了车子,正准备调转方向,

老妈就已经追了出来,伸手勐拍车窗,发出“冬冬冬”的声音。

沉郁夕回神,将车窗打开。

“妈,我着急!”

她是真的着急,眼底的焦灼快要溢了出来。

引月被她这么一搞,莫名的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那你也得把鞋穿上啊!”

说完就顺着窗户把鞋递了进去。

沉郁夕接了过来,跟着就调转车头,根本没顾上穿。

她现在恨不得马上飞到林远的身边去,告诉他,“对不起,我爱你,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

引月还从来没见过女儿这样,只觉得是出了什么事儿,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深蓝色的帕梅在马路上奔驰着,九点钟的主干道,这会儿还在堵车。

沉郁夕快要急疯了,一路上不停的按着喇叭,

她从来没觉得这条路有这么长。

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折磨。

满脑子都是他生气的样子,越是想,心里就越发的难受。

终于,到了公司的地下车库。

她把车堵在楼梯间儿门口,将老妈塞进来的鞋子丢在地上,撒上鞋子就朝电梯间跑。

现在才九点过一点儿,大家都是刚刚到公司。

设计部正是一片热闹呢。

这会儿陈可辛正在一边吃包子,一边笑话萎靡不振的夏修,“夏哥,你看你这一副没精神的样子,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去ktv喝大酒了?”

夏修白了她一眼,正准备怼她两句呢。

还没开口,就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穿着家居服的女人,从外面冲了进来,跟着三两步就进了林远的办公室。

他瞪大了眼睛,愣了几秒才发出惊叹,“我草,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老临也看见了,但是因为角度问题,他也只看见了后背,觉得是个美女,还得是大美女。

就那双腿,就得是个满分的腿。

那么,问题就来了。

这么个大美女,穿着家居服,披头散发的往林设计师的办公室冲,是为了什么?

难道说,林设计师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人家这是直接打上门来了?

刺激啊!

老临越想越是觉得佩服,首席设计师,一边跟沉总谈着恋爱,一边还有这么一个美女追着他不撒手。

人啊,就得活成这样才有意思。

想想人家,再想想自己,哎,还是好好工作吧。

林远这会儿已经画完了图,刚刚点击了提交,就看见气喘吁吁,面色惨白,穿着居家服的沉郁夕站在自己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