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25TXT > 都市 > 被催婚!我的假女友是高冷总裁 > 一百六十八 怎么可以现在办公室里这样!

他吓了一跳,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耗子更是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我尼玛,这什么情况!

沉总居然穿着拖鞋和家居服,素面朝天的冲进了林远的办公室?

不过他很聪明,反应了三秒,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往出走,毕竟这沉总是林远的女朋友,冲进来肯定因为私事儿。

他不适合留在这儿!

出了门,耗子还特意把门带上了,生怕漏了个缝儿回头再被人听见。

这会儿设计部的同事们还在震惊呢,正疯狂小声议论呢。

就看见耗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夏简直好奇疯了,当下两步上前,一脸八卦的朝着耗子小声道:“兄弟,这女的谁啊?”

老临也激动的不行,瞪大了眼睛。

“就是啊,这林设计师深藏不露啊!”

“这胆子也太大了吧,背着沉总搞别的女人,他是真不怕沉总发火啊。”陈可辛一脸的唏嘘。

没看出来啊,林设计师居然是这种人?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热闹的不得了。

耗子先比了个虚的手势,示意他们停下来。

这才朝前走了走,一脸的无语的小声道:“别乱说,什么别的女人,那是沉总!”

他现算是明白谣言这种东西是怎么产生的了。

听见是沉郁夕,所有人都惊呆了。

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老临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你说啥?刚才那个女人居然是沉总?”

“我草,我草!”夏修惊讶的除了这两个字,已经说不出来其他的了。

孩子一脸的无奈,“行了别草了,该干嘛干嘛,别在议论了,都好好工作吧。”

耗子叮嘱完,就朝着茶水间去了。

你们以为他是去喝水的吗?

那真的是太单纯了,他是去跟他家亲亲八卦去了!

别看他刚才一脸澹定,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要惊讶,什么情况啊这是,沉总穿着睡衣,勇闯办公室?

要不是他了解林远的为人,就这场面,他真怀疑,他兄弟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沉总的事儿。

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我:震惊,沉总睡衣勇闯林设计师办公室了!

司卿卿这会儿也正吃早点呢,看见耗子的消息,惊讶的嘴里的包子都差点儿没调出来。

卿卿:?????

我我:真的,我觉得,你应该给沉总拿件外套过来,大冬天的,怪冷的,回头在发了烧,后累得还得是我兄弟。

卿卿:你认错人了吧,沉总是最注重形象的了,怎么可能穿着睡衣出现在公司?

我我:真的,骗我我是狗!

卿卿:沉总这是为啥啊?

我我:我哪儿知道啊。

看着耗子发来的消息,司卿卿陷入了巨大的沉思,就离谱!

......

这边,沉郁夕还没说话,就已经红了眼眶。

长长的睫毛一颤颤的,漂亮的眼底泛着水光,小脸惨白着。

茶色的漂亮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后,她的居家服有些宽松,在加上沉郁夕本来就偏瘦,看起来有一种特别无助的感觉。

不等林远说话,她直接扑了过去,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

闻到了他身上好闻又熟悉的味道之后,忍不住鼻子一酸,“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我的气。”

因为委屈,她声音有哽噎带着哭腔。

说完,那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就打在了他的衬衫上,晕出一片水花。

林远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么久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哭呢。

足足三秒后才反应过来。

难道是因为自己发的那个朋友圈?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那几张照片拍的很好而已。

没别的意思,更谈不上什么生气不生气的。

“我怎么会生气。”他伸出手臂将人抱在怀里,语气温柔极了。

谁能想的到,倔强如此的沉郁夕居然因为怕自己生气,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的勇敢让他的心都要化了。

“你就是生气了,你就是生气了!”大姐姐越说越委屈,哭腔,再配上执拗的语气,倔强的像个孩子。

摸着她冰凉的胳膊,林远心疼极了,当下抽过自己放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

这才将人扶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捧起着她冰凉的小脸,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我没有生气,我很理解你的做法,如果换做是我,或许我也会去调查一下,这没什么,很正常。”他的语气特别认真。

他是真的没有生气,他怎么会生她的气呢?

二十八岁啦,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谨慎一点,他能理解的。

他越是温柔,她就越是委屈。

那种感觉,就像是摔倒了的孩子,明明已经忍住不哭了,可是听到妈妈的关心之后,那种委屈就再也绷不住了。

瞬间又没出息的红了眼眶,她吸了吸鼻子,有些抽抽搭搭的,“我,我从来没想过要调查你,那不是我,是听雨,她觉得我喜欢你,所以出于好意帮我调查的,然后寄给了我......”

沉郁夕把事情的经过如实交代了。

苍天作证,她是真的从来没想过要去调查他。

她怎么会去调查他呢?

林远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嗯,我知道了,我相信你,我没有生气,也不会生气的。”

大姐姐越想越是委屈,扬起脑袋,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不回我我的消息?”

就是他不回自己消息,才让她觉得他是生气了。

才会这么不顾一切的冲到这里来。

看着她这幅表情,林远有些哭笑不得。

他低头看他,眼神温柔,“我在比赛啊,根本就没听见手机响。”

他是真的没听见,要是知道她给自己发消息了,他怎么可能不回呢。

沉郁夕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整个人都呆住了。

半晌,伸出小拳头,在他胸膛上狠狠打了两下。

“你讨厌,你讨厌死了!”

她是真的以为他生气了!

刚才,她几乎都已经失去了理智!

现在他这么一说,沉郁夕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都被她丢完了!

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林远的办公室,而且还是这么的衣衫不整,这下全公司的人呢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自己呢!

她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她越想越气忍不住又在他身上打了几下。

林远伸手去抓她的手,冰凉如玉。

这可把他给心疼坏了,当下蹲在地上,将她的两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好了好了,我错了,下次我保证看手机。”

他的脖子很暖,手也很暖,被他抓着手放在脖子上的时候,沉郁夕就一点儿气都生不出来了。

不光不生气,还有一种甜蜜的感觉。

他居然用自己的脖子给自己捂手呢,原来看见电视上那些男主用脖子给女主捂手,她只觉得矫情。

可是现在,她却觉得幸福的不得了,有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她低头看他的脖子,昨天她咬的地方还红着呢,沉郁夕忍不住有些愧疚,“你脖子没事儿吧?”

说完用手指轻轻的在上面摸了摸。

林远摇了摇头,“没事儿啊,这一口我不是都已经还给你了,当然就不疼了,要疼也该是你疼啊。”

沉郁夕满脸惊讶的看着他,“这都是什么歪理,我可不疼!”

林远笑眯眯的看着她,“是吗,我瞅着你脖子怎么紫了?”

????

大姐姐眼皮一跳,忙伸手拿出手机来照。

她的脖子怎么会紫了?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脖子上的位置比林远的更加明显,就在侧面中间偏上一点儿的位置。

林远的在脖子根儿上,有衣服领子挡着,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但是沉郁夕的可就不一样了。

这位置,怕高领毛衣都不一定挡得住。

她本身皮肤就白,这一片紫红色就特别的明显。

懂得人一眼就能看明白昨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不懂得人,不好意思,公司全是成年人。

再说就现在这个社会,小学生都能懂。

更别说参加工作的成年人了。

沉郁夕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完了,这下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大姐姐当下涨红了脸,“都怪你!都怪你!”

说着又伸手去打林远,林远见势不好,当下站了起来,把她脑轻轻一按脸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别闹,乖,等暖和一点了我送你回去。”

他一说乖,她就觉得全身都软了,于是真的就不闹了,侧脸乖巧的贴在他的腹肌上,一双手也没出息的摸了上来,“还没捂够呢。”

他的腰也很暖,摸起来不是那种特别有肉的,但是特别舒服。

大姐姐摸着摸着就不老实了,开始掀他的衣服,既然是要捂手,那就要好好的捂才行,搁着布料多没有诚意。

林远就由着她闹,能怎么办呢。

自家的媳妇儿,只有宠着呗。

这边,司卿卿已经进了沉郁夕的办公室,因为担心天气变化,她办公室里自然也是有备着衣服的。

是一件纯黑色的大衣,很长,可以裹到脚踝的那种。

她拿着衣服,就飞奔到电梯口,左等右等的见电梯不来,一咬牙直接冲进了消防通道,顺着楼梯就是一路狂奔。

毕竟听耗子的描述,沉总穿的实在是太少了。

对她来说自己晚去一秒,沉总就多一分生病的危险。

越想越是揪心。

司卿卿一步两节楼梯,恨不能立刻飞下去。

好容易冲到了五楼,连气儿也没换就朝着设计部冲了进去,这会儿大家在耗子的提醒下都开始‘认真工作’了。

别看他们看电脑的看电脑,看资料的看资料,其实心里的那股八卦都要爆炸了,再看见司卿卿奋不顾身的往林远办公室里冲,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沉......”司卿卿拉开门,名字都还没叫全,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放着电脑的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沉总背对着自己。

林设计师就贴着她站着,她的脑袋被电脑挡住了一般,但是好像就在他的某个重要部位,一双手还不安分的在他的腰上摸来摸去。

司卿卿呼吸一滞,一张脸瞬间爆红起来,下一秒急忙关上了门。

天,他们在干什么啊!

着呢可以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

二十五岁的司卿卿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会儿耗子刚好从茶水间出来,就看见全设计部的人都盯着司卿卿。

而她整个人像是都傻掉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林远办公室门口,一张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儿,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虾子一般。

直觉告诉他,司卿卿大概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其实不光是她,全设计部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于是,都红了脸。

妈的,好刺激!

不光外面的人红了脸,就连屋子里的人其实也红了脸,沉郁夕感觉自己神经都要错乱了。

她没脸出去了!

这个该死的司卿卿,必须扣工资。

进办公室之前不敲门的吗?

白跟自己这么多年了!

她有种直觉,自己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大姐姐越想越是害羞,越是害羞越是忍不住去想,终于憋着一张爆红的脸,恼羞成怒的在林远的腰上掐了两把。

“嘶,疼疼疼。”

“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捂什么捂,这下说不清了吧!”

她的一世英名都要毁在他身上了!

林远苦不堪言。

讲真,这锅甩的,他都有点猝不及防了。

明明是她要把手放在他腰上的,结果嫌不够暖和,又伸到自己衣服里了,现在反过来成了他的错了?

真是妙啊。

“我刚才看见司助理手上拿的是衣服,大概是怕你冷着,给你送衣服来了吧。”

林远刚才确实看见司卿卿手里拿着一件儿黑色的衣服。

有了衣服,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自己的办公室了。

林远觉得,其实挺好的。

谁知道,沉郁夕的脑回路根本不是这样的。

她绷着一张通红的脸,“这消息是谁传出去的?这下是不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不行,她要把这个害他丢脸的人揪出来!

然后狠狠的收拾他!

林远:“......”

他清了清嗓子,“我觉得,你想找这个人的话,可能有点儿难,因为他大概不是个个体,而是个群体。”

刚才她冲进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整个部门的人都看见了。

一共四十来号儿人,还真的不是个小数目。

总不能揪着挨个儿问,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